北石文並攝《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26日12版)
  在這個世界上,總會有一些事物是我們無法理解難以想像的,它們的存在,指引著人類探求與思索。古埃及,便是這樣一道讓人匪夷所思的光芒,深深地刻在人類的歷史進程中,帶給大家無限的遐想。
  2014年的年底,我帶著一份好奇一步步走入這片神秘的土地,瞻仰那古老的文明,感受這現代的迷茫。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從古至今都相信複活,而我48天的行走,如同這個國度古老的信念一樣,完成了一場關於複活的穿行。
  輝煌的古國
  提及埃及,幾乎所有的人都會想起那舉世聞名的金字塔,它像一個符號,象徵著古埃及曾經燦若繁星的文明。然而,金字塔也如它自身最早作為墳墓的功能一樣,將那片遙遠絕響永遠埋葬在了這片土地里。
  行走埃及,能夠站在巨大無比的金字塔下,仰望人類歷史進程中這偉大的奇跡;能夠走進文物滿地的開羅博物館,目睹存放5000年不朽的木乃伊;能夠停留在古都盧克索的方尖碑旁,思索人類發展進程中最早的象形文字;更能夠遊蕩在阿布辛拜勒神廟,感受那古老文明對於神的敬畏與塑造。
  作為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的古埃及,除了為這個世界留下了一座座後人難以想像的古跡外,順帶也留下了一個個無解的謎團,他們在數學、醫學、天文等方面的探索,無疑超越了那個時代。古埃及人在公元前2787年創立了人類歷史上最早的太陽曆,併在當時已經掌握了加減乘除運算、分數的運算,還解決了一元一次方程,而金字塔、神廟的修建,更體現了他們對於建築的精準探索。
  這一切,無不昭示著那個古國的輝煌與神奇。然而,文明卻在這漫長的歷史長河中戛然而止了。
  公元前525年,波斯人成為這片土地的統治者。公元前331年,亞歷山大大帝攻打埃及,並把此併入古希腊帝國。公元前30年,凱撒大帝將埃及作為其附屬國。公元640年,阿拉伯人進攻埃及併在這片土地上生根發芽。
  自然之色黃藍紅
  “每想你一次,天上飄落一粒沙,從此形成了撒哈拉。”作家三毛曾經寫下這句溫暖的話,更是勾起了無數國人對埃及這片美妙土地的嚮往。而在我的埃及複活之夢中,印象最深刻的也是這片土地上一道道斑斕的自然色彩。
  黃色,是那一望無際驚心動魄的撒哈拉沙漠。埃及的沙漠由尼羅河和地中海延伸至蘇丹及利比亞邊界,一直深入到非洲內陸。這裡是大沙海的源頭,黃褐色浩瀚的沙海隨著世界上最大的一些沙丘蜿蜒起伏,讓人驚嘆不已。乘著四輪驅動汽車穿行這無邊的沙漠,前方唯有無止盡的黃色,指引你迷失在風沙漫天中。這黃色,述說著一個個大漠傳奇,荒涼出一幕幕盪氣迴腸。這是自由的顏色。
  藍色,是那一覽無餘令人沉醉的地中海和紅海。埃及的北部是久負盛名的地中海,隔海相望的是歐洲大陸,東部是沒有任何河流註入的紅海,彼岸是亞洲大陸。在這個幾經戰亂的世界路口,兩片海卻用一種獨有的安寧與碧藍演繹著波瀾不驚。無論是在地中海的馬特魯海岸,在世界著名的亞歷山大港口,還是紅海的沙姆沙伊赫海洋公園和潛水聖地大哈巴,你都能靜靜地感受這片特別的藍色。在陽光下,在微風中,看藍色慢慢變化,如同在向你講述一個海洋故事,讓你在這片藍色中,慢慢睡去。這是安靜的顏色。
  紅色,是那一眼千里萬人瞻仰的西奈山。這座山被譽為神與人最真實接觸的地方,每年都會吸引大量信徒前來朝拜。而在清晨登頂山峰,一睹西奈山那美麗的日出,更成為了很多人的嚮往。凌晨兩點從山底出發,一步一步在黑暗中前進,向著有光的山頂進發,是一次探尋,更像是一場洗禮。清晨六點,當第一縷陽光躍過山尖,穿透雲霧,整片山脈被沐浴成一片紅色。這時你會發現,原來這片山脈竟然沒有什麼植被,荒蕪之極,山體本身的紅色在東升旭日的照映下,縱然寸草不生,也透出溫暖的柔和。這是生命的顏色。
  現實的尷尬
  似乎每一個文明古國,走到近現代都經歷過一場屈辱歷史。仔細翻閱埃及的近現代史,會發現戰爭、侵略、政變都有發生。1798年,法國拿破侖入侵埃及,1882年,英國攻打埃及,成為了這裡“遮上了面紗的保護國”,1962年“六日戰爭”中,埃及敗於以色列,失去了西奈半島。而當下,雖然埃及在非洲和中東具有強大的影響力,但其經濟卻不樂觀,很多人生活在貧窮中。尤其是2011年以來的動蕩局勢對國民經濟更是造成嚴重衝擊。
  抗議還在發生,衝突仍舊進行,這使得這個古老的國度如今顯得些許尷尬。
  這樣的尷尬,體現在這裡的市容上。行走在埃及的一些地方,會明顯地感覺到這個古老的國度因為貧窮而不再具有昔日的活力。比如開羅,那裡生活著數百萬人,人口過於密集,失業率居高不下,交通混亂不堪,老城區垃圾遍地。
  這樣的尷尬,體現在現代埃及人對於古老遺跡的保護上。或許是因為經濟原因,遺跡保護工作做得不盡如人意,金字塔周邊垃圾成堆,盧克索神廟延伸出來的獅身羊面像殘破不堪,帝王谷陵墓參觀保護設備缺失。這一切,難免讓人對這些有三四千年曆史的古跡充滿擔憂。
  這樣的尷尬,也體現在了生活在這裡大街小巷的埃及人身上。在眾多以旅游標榜的國度里,或許埃及人受到了游客們最多的爭議。從救死扶傷的醫生,到街頭叫賣的小商販,從天天載客的出租車司機,到街頭搭訕的青年,似乎都透著一種想“占便宜”的心態,胡亂要價,死纏爛打,騷擾女性等是游客們經常的吐槽。
  或許很多人無法將當下的埃及和那曾經古老輝煌的帝國在心中相吻合,而現實告訴我們,這就是埃及,這就是當下在這片神奇土地上生活的埃及人,這就是古老文明沿著尼羅河流域流傳至今的現狀。
  古埃及人相信複活,所以他們修建金字塔,修建巨型陵墓,創造了木乃伊。現代埃及人同樣相信來生,世世代代的人們在尼羅河沿岸生存生活。歷史的游輪仍舊在尼羅河上航行,有些歷史在這裡消失,有些故事在這裡複活。未來會如何,唯有期待,願這片曾經人類文明的起源地在當下能夠給予這個世界更多,願更多的輝煌燦爛在尼羅河流域永存。  (原標題:埃及行:一場關於複活的穿行)
創作者介紹

SINGING

ob50obil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